虽然

2018-07-03 11:29

当地主要领导固然已经道歉,但道歉主要针对的是污染事件的社会影响,而回避了其中的政府责任。这样的道歉,兰州市民能接受吗?

文/杨于泽

其实还有一个貌似历史遗留问题,即兰州水厂自流沟建于上世纪50年代,属于超期服役,兰州市政府于2007年将全市自来水业务高价卖给威立雅水务,却没有对超期服役设施进行任何改造,给全市供水埋下安全隐患。虽然是前届政府欠债,现任政府不予亡羊补牢,亦属失职。

兰州近日自来水严重苯超标,最新的初步判断是,兰州石化上世纪80年代发生泄漏事故后污染物渗入地下,现在忽然渗入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水厂自流沟。随着事故的物理原因明晰化,公众越来越关心事故背后的管理责任,以及这种责任是否会受到认真追究。

在4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兰州市长袁占亭据说郑重表示:对这次污水事件对广大市民生产生活带来的影响,我代表市委、市政府深表歉意。

此前,我们对安全事故的责任追究不乏其例,但主要集中在矿业等安全生产领域,民生领域安全事故的责任追究明显不足。现在城市自来水屡屡惊魂,最后往往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而自来水作为最基本的民生保障之一,发生大面积污染,其安全风险有甚于煤矿、交通及一般环保事故。如何明晰其中的政府责任及其领导责任,是一个现实问题。

兰州自来水苯超标既已发生,当地政府部门及其官员失职理应依法问责。不妨借此打造一个规范案例,明确类似供水事故发生后,地方政府及其领导责任在哪里、失职之后应当承担哪些责任,以及如何承担责任,以此明示天下。

虽然,眼下尚处于对自来水污染来源的调查、分析与处理阶段,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政府建构起安全供水责任链,这起自来水苯超标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可以避免的事故发生了,当地政府就是责任链的中心环节,不予问责难以服众。

当地政府还有另外三项责任:一是1个多月前,当地自来水就被报告异味,虽然有关部门已经否认此异味与苯超标的关联性,但异味具有安全风险提示作用,当地政府给人充耳不闻、麻痹大意的印象;二是迟至威立雅发现自来水苯超标18个小时后,当地才将事故公之于众,致使大量居民继续饮用了苯超标自来水。

公众现在亟欲发出的追问一大堆:兰州水厂自流沟与兰州石化的地下管网纵横交错,有没有人考虑过石化原料或产品渗透污染水厂自流沟的安全风险?兰州石化上世纪80年代污染物渗入地下,为什么没有得到必要的处理?有没有考虑到这种污染渗透的长期风险?个中除了企业环保责任,还有当地政府的监管责任。